那个做POS机的公司终于要上市了,你还用刷卡支付吗?

2019-04-01

拉卡拉做手机读卡器、押注智能手环支付等均为战略失误。如今的拉卡拉几乎已经退出C端,成为替微信、支付宝这些公司部署二维码扫码工具的“搬砖工”。

等在前面的,除了急于套现的资本,或许还有未来关于支付领域的无数考验。

3月26日,拉卡拉IPO成功过会,将登陆创业板并有望成为A股第三方支付第一股。

拉卡拉在2016年至2018年,营收分别为25.60亿元、27.85亿元、56.79亿元,归属股东净利润分别为3.35亿元、4.70亿元和5.99亿元。

这家最早进入第三方支付领域的公司,一度还将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做到了行业第二位。

不过随着二维码、NFC、人脸识别等新兴支付技术的出现,移动支付载体和过程都发生了明显改变。拉卡拉也不再是那个掌握风向的明星公司。

如今,拉卡拉经过了三年的漫长等待,终于成功过会。等在前面的,除了急于套现的资本,或许还有未来关于支付领域的无数考验。

明星公司的三年IPO之路

说到拉卡拉,就绕不开其创始人孙陶然。这个男人,比他创办的公司更有故事。

从创造中国公关第一股蓝色光标,到成就恒基伟业商务通,再到国内领先的综合普惠金融科技服务平台拉卡拉,孙陶然一直都在创业。且,多个经他手的项目案例被创业者奉为经典。

2005年,孙陶然创办了拉卡拉,并开发出中国第一个电子账单服务平台。在没有网上银行、没有智能手机和支付应用的年代,率先实现了远程支付。拉卡拉成为最早进入第三方支付领域的公司之一。

之后,拉卡拉与中国银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推出电子账单支付服务标准及银联标准卡便民服务网点,并和便利店合作建设拉卡拉便利支付点。到2009年,拉卡拉完成了38个城市完全覆盖、88个城市布局,便利支付点达3万余个,99%的品牌便利店与拉卡拉达成了合作。

2011年5月,拉卡拉就成为了第一批央行颁发《支付业务许可证》的单位之一,并获得了___收单、网络支付、电视支付、预付费卡受理等业务许可。就在同一年,拉卡拉进入了商户收单服务市场。

2012年,拉卡拉推出手机刷卡器,最早在国内推出移动支付。之后,凭借手机刷卡器拉卡拉获得了巨大成功,一度将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做到了行业第二位。

孙陶然带着拉卡拉一路高歌猛进,每一步都走在了支付领域的前沿,发展出了便民支付、POS收单、跨境支付三项业务。

但,明星公司拉卡拉的上市之路就没那么顺利了。

2016年,拉卡拉曾欲借壳西藏旅游冲击资本市场失败,之后转战IPO。次年3月,证监会官网公布了其招股说明书。之后拉卡拉沉寂了两年,直到今年3月26日,首发申请才获得证监会通过。

营收持续增长,

但个人支付业务受到了冲击

招股书显示,拉卡拉的运营模式以为商户、用户提供支付、清结算服务,主要通过收取商户的手续费实现服务收益,从接入费用、服务费、交易佣金及其他创新营收中获得盈利。

在过去三年,拉卡拉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保持了增长态势。

2016年、2017年、2018年,拉卡拉的营收分别为25.60亿元、27.85亿元、56.79亿元;2017年、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03.91%和8.79%。这三年归属于发行人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35亿元、4.70亿元和5.99亿元,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0.29%和27.45%。

从招股书上看,拉卡拉公司第一大股东为联想控股。截至招股书出具日,联想控股直接持有公司31.38%股份,创始人孙陶然持股7.67%。此外,雷军也以自然人的身份出现在持股人名单之列,持股比例为1.13%。

据招股书披露,本次拟发行不超过4001万股,占发行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发行后,联想控股的持股比例将降至28.24%,孙陶然的持股比例降至6.91%,雷军的持股比例则将降至1.02%。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新兴支付技术升级以及大众消费方式变化带来的新的应用场景出现,二维码、NFC、人脸识别等创新移动支付技术的出现改变了用户实现支付的接入方式,用户个人支付习惯也发生了改变,这一定程度上给拉卡拉带来了个人支付业务下滑的风险。

这一点,在拉卡拉的营收构成中其实已有体现。

2005年成立后,拉卡拉就在社区便利店广泛投放便民支付终端,提供用户入口,为个人用户提供水电煤气缴费、信用卡还款、银行卡余额查询等民生类支付服务。在拉卡拉早期的业务结构中,个人支付业务占比较重。

不过招股书显示,最近这三年,个人支付业务虽然毛利率保持增长,但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已经从5.16%降到了1.9%。

目前,在拉卡拉的业务结构中,收单仍然是主营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较重。但从营收构成来看,收单业务的毛利率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

倒是硬件销售及服务业务的表现则越来越可观,2017年和2018年的毛利同比分别增长228.57%和79.34%。

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的收单业务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2018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元;个人支付业务在全国371个城市的便利店内铺设了近10万台拉卡拉自助支付终端,2018年个人支付交易金额逾2800亿元。

对于拉卡拉此次过会,行业内外的看法颇有些分歧。有分析人士认为,于小而言,这是孙陶然带领拉卡拉获得的胜利,于大而言,这是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新的飞跃,为更多的身处这一行业的友商们带来无限的希望与想象。

但也有人认为,“时代抛弃了拉卡拉,连声再见都不说。”拉卡拉做手机读卡器、押注智能手环支付等均为战略失误。如今的拉卡拉几乎已经退出C端,成为替微信、支付宝这些公司部署二维码扫码工具的“搬砖工”。

无论如何,对于拉卡拉来说,上市并不意味着前途坦荡。孙陶然若要将拉卡拉打造成百年老店,显然还需要些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