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亏8.7亿,手机和电商业务都卖了,美图何时走出连续“亏损魔咒”?

2019-03-27

即使赛道拥挤,充满监管等不确定因素,凯发ag旗舰厅美图进入视频社交领域的决心依然强烈。3月20日业绩发布会上,美图创始人兼CEO吴欣鸿表示要聚焦短视频,将现有产品全面短视频化。

绕了一圈后,走回原点,“美和社交”能救美图吗?

这份财报又一次让人失望了。

3月20日,美图公布2018年业绩,营收27.91亿元,同比下降37.8%;经调整净亏8.79亿元。

就在上一年,美图董事长蔡文胜还表示:2018年将全面盈利,目标是市值达到3000亿港元。事与愿违,这已经是美图的连续第5年亏损。3月22日,美图市值仅为160亿港元。

财报显示,2018全年收入下降主要由于智能手机业务低迷,但是被互联网业务26.3%的增速抵消了一部分。互联网的收入贡献从16.7%增至33.9%,美图公司正转型以一家以互联网为重点的轻资产公司。

为了止损,手机业务还是被放弃了

“美图2016能够上市,美图手机功不可没。”美图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曾对美图手机业务充满了期待。

据美图公司2017年全年财报显示,其智能硬件部分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为83%,而这个数据在2016年达到93%。

数据显示,五年间,美图手机共推出10余款手机,共售出350万台。美图智能手机业务在2018年仅推出一款新机,年内全部智能手机销量72万部,不足2017年手机销量的一半。

凭借美颜功能,美图手机曾占据手机市场一部分山头。但随着美颜功能壁垒进一步消逝,华为、OV、小米等头部品牌的崛起,美图手机经历了过山车式的下滑。

对此,吴欣鸿承认是美图手机是受智能手机大环境的波动影响而出现销量急剧下滑,另一方面,他也表示,还是美图手机业务的体量太小了,美图无法降低成本去迎合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因此手机业务进一步亏损。

不过如今到了取舍的时刻。美图坦言,2018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录得亏损12亿元。而这其中,仅智能手机和电子商务业务就分别亏损5亿和2亿。这部分业务将在2019年中之前完全关闭。

2018年,美图已经开始了“瘦身”止损。去年11月终止美妆电商业务,将美妆电商业务授予寺库的联营公司TryTry运营。还将美图手机授予小米运营,与小米合作推出的美图手机将在今年6.7月左右推出。

赛道拥挤的短视频是出路吗?

砍掉智能硬件和电子商务业务,美图希望将释放的资源聚焦“美和社交”战略。

这一目标在去年8月提出来后,美图秀秀作为美图第一款也是最大体量的产品,也将由一款社交工具全面升级为社交平台。去年9月美图秀秀在首页上线了图片和视频的社交平台,这被认为是美图秀秀上线10年来最大一次改版。

财报中,美图公司表示社交战略取得重大进展, 2018年12月美图秀秀的月活用户数的51%为社交用户;照片和视频内容的当月页面浏览量约80亿。

不过,作为在用户数据方面唯一增长的产品,美图秀秀2018年月活用户为1.17亿,相比2017年只增长0.3%。相比于美图所倾注的资源倾斜,美图离要做“要做中国的Instagram”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此外,美拍作为美图秀秀外承载美图公司另一个社交战略的产品之一,是更加对标抖音、快手的短视频社交平台。

不过,美拍2018年的月活用户为3894万,出现超过60%的下滑。

虽然2018年互联网业务增长抵冲了一部分亏损。但是这部分互联网业务也主要来自于在线广告业务的增长,而互联网增值业务收入却同比下降了26.2%至3.36亿元。

美图公司互联网增值服务主要包括在美图直播上销售虚拟道具。美图公司称,这部分收入的下降,主要由于配合当地机关临时停用导致付费用户数量减少。截止2018年12月31日,平均每月付费用户由去年同期313571人下降到137393名。

美图秀秀的月活用户在2019年2月创历史新高达1.192亿。然而,抖音的月活用户已经超过5亿,其海外业务tiktok业务依然在海外扩张,这是一个更大的流量池。

不仅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与所有视频社交平台一样,监管正在成为美图扩展社交业务上无法忽视的变量。经历多次监管部门约谈后,美图只能选择在产品内容上不断停摆和退后,而这也带来了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的缩水与内容审核成本的增加。

即使赛道拥挤,充满监管等不确定因素,美图进入视频社交领域的决心依然强烈。3月20日业绩发布会上,美图创始人兼CEO吴欣鸿表示要聚焦短视频,将现有产品全面短视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