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影视评级遭下调背后:小镇青年红利褪去

2019-03-26

· 2019-03-19 08:11

原标题:横店影视业绩下降评级遭下调背后:小镇青年红利褪去

横店影视(603103.SH)似乎下错了一步棋。继2017年净利润下滑7.61%之后,凯发ag旗舰厅2018年净利润再次下滑近3%,而扣非净利润的降速达到了11.5%。 回溯公司上市之初的2017年,中小城市占全国总票房比重连年增长,横店影视于是大举抢滩,希望能享受到小镇青年推动的三四线消费升级红利,但现实却给其一记重拳。2018年,“小镇青年”对于票房带动突然放缓,而此时横店影视仍在加速布局三四五线城市。

年报发布后,广发证券、银河证券等多家券商将其评级下调。 业绩一降再降2018年,中国电影行业再创新高,票房总收入达到609亿元,观影人数达到了17.2亿人次。不过横店影视并未因此受益,3月9日披露的年报显示,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7.24亿元,同比增长8.22%;净利润3.21亿元,同比下滑2.98%;扣非净利润仅2.49亿元,同比下滑11.50%。 这也是上市以来,横店影视第二年交出惨淡成绩,公司对此的解释为“营业成本增长速度超过了营业收入增长速度,对净利润进行了挤压”。年报显示,横店影视2018年营业成本为24.05亿元,同比增长11.19%,其中2018年电影放映业务的成本为20.77亿元,同比增长12.83%。

成本大规模增加直接压缩了毛利率,导致电影放映业务毛利率连年下滑,3年时间下降了20%,2018年降至-2.11%。这意味着公司电影放映业务2018年赔本约4300万元。每卖出一张电影票赔本0.6元。 电影放映业务不挣钱,横店影视只能靠卖品和广告业务回本。2018年横店影视非票收入达6.9亿元,同比增加17.3%,其中卖品与广告收入分别为2.49亿元、1.99亿元,毛利率分别高达76.8%、99.88%。

攻占“小镇青年”战略失效

飙涨的成本与该公司过度扩张高度相关。年报显示,2018年横店影视新开业影城达到52家,比2017年新开影城多了7家,横店影城目前拥有至少300个已签约影院储备项目,其中三线以下城市占比达70%。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至2017年,三四五线城市票房占比连年增长,抢滩县级影院成了公司弯道超车的砝码。不过从2018年情况来看,这一战略似乎失效。2018年暑期档中,三四线城市票房占比为41.1%,与2017年同期持平;而到国庆档,三四线城市占比由去年同期的42.9%下降到40%,这也意味着,持续院线建设和票补等推动下的电影市场下沉趋势正在停滞,“小镇青年”在2018年对于票房带动突然放缓。

此外,从实际布局来看,横店影视动作也明显滞后,早在2015年,万达影视便开始紧锣密鼓布局二三线影院市场,彼时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提出的发展战略为“扩大竞争优势、发展中小城市、产生边际效益”。2015年11月,万达院线10亿元收购世茂影院旗下15家影院;同年12月,万达再次牵手步步高扩张三四线城市。 同样的,大地影院于2015年推出了《小镇青年洞察研究___》,书中写到,一线城市商业地产逐步饱和,三四线城市商业地产建设逐渐升温,影院向三四五线城市急速扩张。

其中三线城市仍有较大发展空间,四线城市培育期已过,市场进入发展机遇期,五线城市需进一步培育,未来将成为影市新增长点。 显而易见的是,即使县级城市人口红利没有散尽,公司也很难实现目标。2018年,横店影视首次在年报中称,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对物业条件较差、经营困难的已开业影院进行关停,2018年度公司关停2 家影院,银幕14 块,均处于华东区域;预计2019年将会关闭5家影院。

评级遭遇下调

年报发布后,横店影视遭遇了广发证券等多家券商评级下调。3月11日,银河证券将横店影视评级调低为“谨慎推荐”,研报表示,预计公司19-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3.36亿元、3.53亿元,同比增长4.7%、5%。由于电影市场票房增速不及预期,市场竞争加剧,行业政策趋严,公司整体业绩面临一定压力,但仍看好公司业务的结构性改善,给予谨慎推荐评级。 中泰证券将其评级下调至“增持”,并指出,横店影视2019 年预计新开业影城数量达到60 家,成本和费用端仍将有较大压力,调低对公司2019-2020年的利润预测,预计归母净利润为3.11 亿、2.86 亿,同比下滑3.17%、7.93%,提示新增影城选址不当致使效率低下、行业竞争持续加剧致使银幕产出大幅下滑的风险。

事实上,公司业绩回升的关键在于,2019年电影放映业务赔本的情况能否改善,那么公司拟采取怎样的措施解决这一问题?既然因经营业绩不善关停多家影院,为何建立之前未做充分调研?2019年影视行业遇冷,公司为何仍要大举扩张?如何保证资金链稳定?3月14日上午《投资者网》致电横店影视董秘潘锋,但电话无人接听,同日发去调研函,截至3月15日18时,对方仍未给出任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