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老兵AA租车陷险境:高管离职 司机欠薪 疑背后金主资金危机

2019-03-20

· 2019-03-05 12:37

 网约车老兵AA租车陷险境:高管离职 司机欠薪 疑背后金主资金危机

文 | 铅笔道记者 林夕

曾经豪掷6000万购置特斯拉,走中高端商务车路线的网约车品牌“AA租车”,最近似乎陷入困境。有接近AA租车的人士向铅笔道透露,主打专车的AA租车出现员工欠薪、社保断缴的状况,且深圳公司大部分高管已离职。有AA租车司机向铅笔道证实,公司近期确实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的现象。铅笔道联系到AA租车,对方表示深圳确实有部门管理人员离职,但并非“高管”,同时否认了欠薪、停司机社保这一说法,只有油卡因为结算周期长没能及时发放。有媒体曾报道AA租车原为先锋集团旗下网信金融的项目,后逐渐从网信金融中独立出来。自2014年拿到数千万美元融资后,AA租车再无融资。据了解,AA租车此次危机,或许跟背后的金主先锋集团资金紧张有关。财新报道,先锋集团旗下有多款基金产品出现逾期兑付。2月19日,先锋集团关联企业网信证券被多家媒体报道,春节前的一笔债券回购交易到期后无法按期回购构成违约,其1.9亿元资产被冻结。作为网约车市场上为数不多的资深玩家之一,这些年,AA租车到底遭遇了什么?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___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司机被欠薪、停社保

“AA租车在深圳很难打到车了,还拖欠着司机几个月的油费补贴。” 一名深圳乘客王凯(化名)向铅笔道介绍。王凯所在的公司是AA租车的企业客户,他们出差接送机通常是由AA租车服务。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乘坐AA的车时,不少司机向他吐槽,平台没有单可接,深圳的高管都走了,燃油费都是司机自己垫付的。“这算是工资的一部分。由于司机开的车是AA租车自己的,司机没单接,也没人管,有些人开始接其他平台的单。北京公司司机的社保都被停缴了。”

另一位AA租车用户周超(化名)则遭遇了退款难的问题。一周前,周超由于更换手机号,密码丢失,AA租车的App上需要验证原来旧手机号,但旧手机号不用了,没法验证。他打电话给客服希望把原来储值的钱转到他的新账号上去。“客服支支吾吾的,最后说他们没有权限。”

给客服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结果。“客服不就是来解决用户这些问题的嘛。如果他们不处理,我原来充的几百块用不了,就冻在里边了。”这令周超十分不解。

区别于滴滴、首汽等网约车品牌,AA租车的支付方式有所不同。一种是充值,50元起步,有100元、300元、500元到2万元等选项,且有一定的优惠返现,充值的钱,无法再提现;另外一种是绑定信用卡直接支付。

近日,铅笔道记者多次用AA租车App,尝试在北京海淀区中关村附近叫车,地图上始终显示“附近无服务车辆”;在朝阳区北三环安贞门附近,依旧如此。

记者以乘客身份向AA租车客服询问此事,对于这种多次叫不到车,钱也退不出来的情况,对方并没有正面回应,但承诺客户如果有用车需求,可以拨打客服电话,进行人工调度。

铅笔道记者2月27日叫车截图

 网约车老兵AA租车陷险境:高管离职 司机欠薪 疑背后金主资金危机

一名在AA租车工作的北京司机向铅笔道坦言,“现在(在营运)的车确实不多。”另外,他承认,公司确实欠发了司机的工资,具体情况不愿多说。

针对AA租车战略收缩、深圳高管离职、欠薪、停缴社保问题,铅笔道联系AA租车,公司公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深圳分部确实有人员变动,但是深圳的管理人员是经理级别,并非高管,而且他们离职跟业务能力、个人发展、工作环境等都有关。“离职后,深圳分部由总部高管来管理,业务上能跟总部保持很好的沟通。”

对于欠薪问题,AA方面否认了这一说法。该工作人员解释说,公司资金并未出现问题,目前全国司机工资已全部发放,只有油卡未能及时清算。因为油卡在财务流程上是报销,因为渠道订单的结算周期比较长,所以这部分还未发,公司正在努力协调解决。

此外,AA租车表示并未断缴社保,“(AA租车)在全国司机的社保是缴纳的。”

B2C自营模式,豪掷6000万购买特斯拉

时间回溯到2012年,滴滴打车(现在更名为“滴滴出行”)、快的打车等迅速撕开了网约车市场的口子;1年后,AA租车的出现将“中高端出行”从“大众出行”市场中细分出来,为用户提供中高端出行服务。

公开资料显示,AA租车属于先锋智道(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创办于2013年5月。最初名称是“AA用车”,后改名“AA租车”。 它的服务对象包括企业和个人。在分时租车上主要提供“一键来车”和“预约用车”“包车”“景区专线”等服务,并有专门的接机、送机服务。

此前,AA还曾和携程、去哪儿合作。有媒体曾报道,百度地图的接送机板块接入的就是AA租车提供的服务。另外,携程、去哪儿等在线旅游平台也曾接入了AA的接送机以及旅游产品中的用车服务。

与其他平台签约司机不同的是,AA租车采用B2C的纯自营模式。据其官网显示,平台的车辆统一运营管理,都是三年以内新车,配备GPS与OBD系统;司机为专职司机,经过筛选,统一培训。在对上述AA司机的采访中,对方表示自己确实是AA租车的正式员工。

在2014年11月36氪对AA租车的报道中,介绍AA租车隶属于宜租租车。宜租2012年涉足租车行业,旗下有传统的长租、短租服务和以AA为代表的O2O租车服务,全国范围内车辆规模接近一万辆。

报道中提及,AA租车所使用的所有车辆都来自于它的母公司。在司机方面,AA的司机由AA统一招聘,并且需要与第三方派遣公司签约,然后AA则负责司机的监管和培训等所有与司机日常工作相关的事宜。

此外,走纯自营化的AA租车拥有一块“珍贵”的网约车牌照。2017年7月28日,AA租车正式获得北京市交委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即网约车牌照)经营范围为全国,成为北京第四家获得合法经营资质的网约车平台。

2014年,AA租车曾因豪掷6000万购买100辆特斯拉,轰动一时,在中高端商务出行中占用一席之地。然而,一位接近AA租车的人士安鹏(化名)向铅笔道介绍,AA的特斯拉在年前就低价处理了一批。

在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上,1月24日,铅笔道看到先锋智道(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即AA租车,与北京通利达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的___提到,先锋智道因提前结束了租赁,对方要求赔偿一定损失,双方产生了纠纷。

 网约车老兵AA租车陷险境:高管离职 司机欠薪 疑背后金主资金危机

减少租赁的汽车数量,或许是AA租车在北京车辆变少,用户打不车的原因之一。

据公开资料显示,AA租车的最新一轮融资是在2014年9月获得的数千万美元融资。此后,该企业再也没有对外宣布过融资。但是,环顾网约车市场,五年之间,包括易到、快的在内,经过多轮烧钱补贴大战后,大多数玩家或者被收购,或者倒闭,黯然离场。

AA租车作为网约车的老兵,在前几年的补贴大战中没有对外融资,在自运营的模式下,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如今,撤退、收缩、欠薪,AA租车又在经历着什么?

背后金主陷危机,AA断血

在腾讯科技2014年9月报道中,AA租车原为先锋集团旗下网信金融下的项目,后逐渐从网信金融下独立出来。网信金融为发展AA租车,曾在计划战略入股智能打车应用Hailo。

网信金融CEO盛佳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曾表示,做出投资Hailo的这一决策主要是出于先锋集团战略发展考量。先锋集团下面拥有数千辆车辆,在北京、深圳都有业务。

据了解,网信金融旗下囊括了众筹网、壹金融、原始会、金融工场等多个互联网金融品牌。

此外,铅笔道在AA租车的官网看到,其北京总部办公室是酒仙桥中路24号院4号楼,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4号楼就叫做先锋金融大厦,楼下门禁非常严格,有保安刷卡才能通过。

另一方面,在同年36氪的报道中,介绍到AA租车母公司是宜租租车,即宜租(深圳)车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然而,在工商信息的股权关系上,宜租用车和AA租车并无直接关联,在宜租对外投资的6家企业中,并未看到AA租车的身影。

在宜租对外投资的企业中,并未看到AA租车的身影。

 网约车老兵AA租车陷险境:高管离职 司机欠薪 疑背后金主资金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权关系上,铅笔道注意到宜租租车的实际控制人为张振新,而先锋集团董事长也叫张振新。

 网约车老兵AA租车陷险境:高管离职 司机欠薪 疑背后金主资金危机

AA租车背后金主的面纱被揭开,这似乎也就解释了AA租车几年不融资,至今活跃在网约车市场的原因。但是,AA工作人员方面对其与先锋集团的关系、2014年之后的资金来源并未回复。

上述接近AA租车的人士安鹏还向铅笔道介绍,“先锋集团现在资金链很紧张。”是否由于背后金主问题,导致AA租车不能正常输血呢?

今年2月19日,一则消息引发了人们的注意。网信证券春节前的一笔债券回购交易到期后无法按期回购构成违约,其1.9亿元资产被冻结。

据裁判文书网相关裁定书显示,申请人虞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被申请人网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名下银行存款人民币1.91亿元或其他等值财产予以保全。

而涉事的主角网信证券,和先锋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据___息显示,网信证券原名为诚浩证券,是一家辽宁的中小型券商。目前,网信证券的大股东为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5.61%,而联合创业集团正是先锋集团布局金融领域的重要载体。

网信证券股权分布(图来源于网信证券官网)

 网约车老兵AA租车陷险境:高管离职 司机欠薪 疑背后金主资金危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网信证券携先锋系基因更名,与关联方P2P合作隐藏风险》一文中提到,先锋系旗下有与网信证券同名的网信金融集团。从股权结构来看,网信证券并不从属于该集团,而仅为同一控制人旗下的关联企业;但另一方面,网信证券亦将被印上先锋系的主业烙印——其正与网信金融旗下的网信理财在产品交叉销售上展开合作。

图展示了网信证券和先锋金融的关系(图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网约车老兵AA租车陷险境:高管离职 司机欠薪 疑背后金主资金危机

草灰蛇线,伏脉于千里。或许先锋集团这艘巨轮的危机,更早就出现了征兆。3月4日财新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自2018年12月底以来,先锋集团针对内部员工的一款理财产品逾期,这一产品年化率达14%~20%。2018年12月,先锋还曾曝出另一款名为“恒久财富恒信八号私募投资基金”的私募逾期。

不只是上游资金“捉襟见肘”,AA租车的人员变动非常频繁。除了上述提到的深圳分部大量管理人员离职,总部的操盘手在春节后也换了人。资料显示,AA租车第一任CEO是王利峰,他曾多次代表AA租车对外发声。2015年3月,王利峰离开AA租车,创办共享汽车平台“途歌”。第二任CEO史华振因个人原因已经离职,新任CEO由原分管市场和销售的副总裁庄智强担任。

AA租车向铅笔道表示,“高管离职是经集团领导慎重决定的,新任CEO庄智强是在AA工作四五年的业务骨干,其他高管很稳定,且已在AA工作3年多。这对公司不会有影响。”铅笔道注意到其公司法人还是史华振。

网约车市场的外部环境也在发生改变。2018年的网约车市场颇为艰难,这一趋势似乎延续到了2019年。

滴滴顺风车___关停整改,公司全年亏损高达100多亿元,在最近2月15日的月度会上,CEO程维宣布裁员15%,非主业“关停并转”,准备过冬。而另一家网约车品牌,易到用车在韬蕴资本的操盘下也未获得重生,如今,韬蕴资本向全社会兜售其所持有的易到股份,但至今无果。

那么,接下来的AA租车该何去何从呢?3月2日,AA租车App由原来“AA租车”改为“AA出行”。虽然已被欠薪、停社保,但上述AA租车的司机对公司的未来似乎还抱有一丝幻想,“公司倒?不至于,慢慢车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