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李斌的神坛之旅

2019-10-03

李斌以“出行之父”为名走上神坛,而其身后企业的种种表现,是不是代表他现在要走下神坛了?李斌以“出行之父”为名走上神坛,而其身后企业的种种表现,是不是代表他现在要走下神坛了?

在9月24日,蔚来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净亏损高达32.9亿元人民币,而且蔚来取消了原定于当日的财报电话会议,这一系列情况引来股价的暴跌。当日蔚来股价收跌20.22%,盘中暴跌逾28%,创下历史低点1.97美元,市值仅为20亿美元。

而今年五岁的蔚来一诞生就带有光环,投资人名单十分豪华,包括京东、腾讯、百度、联想等56位明星投资人,创始人李斌被称为“出行教父”。

据了解,李斌在汽车行业工作近20年,先后带领易车、易鑫、蔚来3家公司上市,并且在互联网出行行业广泛布局,投资了摩拜、优信等30余家互联网出行公司,覆盖出行行业的方方方面。

一年前的9月12日,蔚来在纽交所成功上市,成为全球仅次于特斯拉的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纯电动汽车公司。当时蔚来股价一度涨超90%,股价最高至12.69美元,市值也一度超过130亿美元。

但是一年之间,蔚来经历了车辆自燃、ES8召回、裁员和融资困难等诸多困境,最近李斌妻子王屹芝的一则vlog更被质疑“炫富”,李斌和蔚来陷入巨大的质疑声中,似乎半只脚站在了悬崖边上……

带领3家公司上市 李斌成为“出行教父”

之所以被外界成为“出行教父”,源于李斌长期在出行领域的建树。

2000年6月,李斌创立了国内最早的汽车网站之一易车网,它也是国内最早的汽车电商网站,拿到了1000万的投资。

而刚好遇到了互联网泡沫,易车处在生死存亡的时刻,李斌最后决定收购所有人投资者的股份,让投资者安然退出,自己则背上了400万的债务。

最终易车网躲过了危机。2010年,易车在美国上市。2014年,易鑫金融成立,主要涉足汽车金融领域的新车和二手车的消费分期、融资租赁,面向经销商的库存融资和车险等业务。2017年11月16日,易鑫金融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此外,从2014年开始,李斌开始对出行领域公司进行大规模投资,总计投出了4亿美元,投资了32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或产品,囊括了汽车媒体、汽车电商、整车制造、汽车后市场、移动出行服务以及汽车周边服务等与车相关的领域和行业。覆盖了从造车到用户看车,再到购车、用车最后至卖二手车整个车辆生命的全周期。

来源:智东西

2016年,李斌还发起成立的蔚来资本。资料显示,蔚来资本由蔚来汽车、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和长江产业基金联合发起设立, 目标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

蔚来资本围绕三大方向:汽车、能源、高科技,五大主题:电动汽车及核心零部件、新能源及能源互联网、自动驾驶及智能化系统、车联网及出行服务、新材料及相关应用进行系统化布局,代表项目包括首汽约车、嘀嗒出行、Momenta、容百锂电、联赢激光等。

来源:燃财经

从真正意义的第一次创业——易车网,到后来带领3家公司上市,再到对外投资布局的出行“帝国”,李斌可以说是一位明星创业者和投资者。

李斌曾表示自己不喜欢“出行教父”的称呼,在今年6月份的一个采访中,他更表示自己是一个创业狗。

而事实上,易车、易鑫、摩拜、优信等公司,虽然都曾是明星公司,但是目前的发展并不理想。摩拜也卖身美团,蔚来、易车、易鑫、优信的股价跌跌不休。

易车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归属于易车公司净亏损为人民币1.45亿元(约2,120万美元),去年同期归属于易车公司净利润为人民币270万元(约40万美元)。

光环之外,李斌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尤其是自主造车,蔚来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有员工称“李斌这几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老。

尤其近一年来,关于蔚来的负面新闻不断,包括车辆自燃、ES8召回、裁员和融资困难等等。神坛之上的李斌不得不面对接踵而来的考验,倾尽自己全力的蔚来正游走在危险边缘。

负面缠身的蔚来 自燃召回、裁员和烧钱

李斌跌下神坛的开始?

从今年4月开始,ES8出现自燃现象,最初蔚来以为是孤立事件,将 ES8 自燃归咎于“严重撞击”,但最后证实是电池存在缺陷。

ES8自燃

6月27日,蔚来发布声明,即日起召回 4803 辆 ES8 汽车,蔚来为此花掉了 3.4 亿元人民币。召回后,ES8销售异常惨淡,7月和8月份ES8的交付量仅为164辆和146辆。

蔚来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ES8交付数量为3140辆,相比今年第一季度的3989辆和2018年的第四季度的7980辆,该车型的交付量明显在下滑。

今年以来裁员消息也不断传出,8月22日,李斌发内部信,宣布公司将在9月进行裁员,预计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约保持在7500人左右。而蔚来汽车员工数量在最高时近万人。

在9月25日的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蔚来CFO谢东萤表示,蔚来汽车将在第三季度以及年底前持续减少员工数量。

同样在此次财报电话会议上,蔚来表示,召回ES8汽车是本季度利润率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而第二季度净亏损同比增加83%,达到32.9亿元人民币(4.62亿美元)。蔚来称,如果除去召回计划的开支,二季度公司业务亏损为28.69亿元。

有媒体计算,蔚来三年亏损超400亿元,这一消息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据悉,2019年上半年财年,蔚来亏损金额已经达到59.37亿元(一季度亏损26.52亿元,二季度亏损32.85亿元);2016年-2018年三年间,蔚来的亏损金额分别为35.18亿元、75.62亿元、233.28亿元;三年半合计亏损达403.45亿元。

对于“亏损超400亿元”的质疑,在9月25日的电话会议上,李斌回应称,按照非美国会计准则(NON-GAAP)的计算方式,蔚来的实际亏损是220亿元,其中有100亿元都是花在了研发上,这也是蔚来核心的投资方向。

对于李斌的回答,网友的看法不一,有支持者,也有人冷嘲热讽。

除了研发方面的支出,蔚来的营销费用支出也在连年增长,甚至已超越研发费用。

根据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研发费用支出分别为14.65亿元、26.03亿元、39.98亿元,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支出23.79亿元,这三年半蔚来共合计支出为104.45亿元。同时,2016年至2018年公司营销费用分别为11.37亿元、23.51亿元、53.42亿元,2019年上半年营销费用为27.41亿元,这三年半蔚来合计支出115.7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蔚来汽车早前宣布公司将发行新一轮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预计于9月底前完成,此次可转债的发行对象为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和腾讯,二者各认购1亿美元。这将是蔚来时隔半年后第二次发行可转债。

今年1月30日,蔚来汽车宣布拟发行6.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票息为3.5%-4%,转换溢价在27.5%-32.5%。其中,蔚来的主要股东腾讯认购3000万美元,高瓴资本认购1000万美元。

从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蔚来再度发债的主要原因是公司现金流较为紧张。截至今年6月30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及短期投资总额约为34.56亿元人民币。

此外,今年公布第一季度财报时蔚来曾披露将与北京亦庄国投签订协议,协议规定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并向“蔚来中国”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不过在二季报中,蔚来未就此事进行进一步披露。

造车比互联网创业难100倍 大神一碰汽车就“跌下神坛”

不止李斌,很多创业大神们,一旦开始圆自己的“造车梦”,就都陷入了各种危机,甚至跌下神坛。

乐视当年的生态模式开创互联网之新,被称为BAT外第四极。贾跃亭迅速成为大佬。

2014年12月9日,贾跃亭发微博称,移动互联网时代中汽车产业正面临一场巨大革命,乐视要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汽车。

据吴晓波频道报道,为了进军汽车业贾跃亭曾亲自赴美考察数月。考察归来后,贾跃亭正式启动乐视汽车生态的布局,还用个人资金投入造车业务中。在员工眼中,贾跃亭将个人资金投入造车业的举动是将自己的命运赌进去了。贾跃亭也曾对员工和投资者说:“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义无反顾。”

起初,大家为他的决心鼓掌。然而投入造车短短三四年后,乐视集团却真的垮了,贾跃亭也滞留海外,用FF延续自己的“造车梦”。

然而, FF 91发布至今已近三年,量产问题却迟迟无法解决,期间还遭遇了融资失败等各种问题,贾跃亭“翻身”似乎遥遥无期。近日,贾跃亭还辞去了FF CEO的职位,并称“放弃一切只为做成FF”。

贾跃亭的“造车梦”,代价真的太大。

马斯克又何尝不是呢?

在加入特斯拉前,30岁出头的马斯克已凭借Zip2、PayPal等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成为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其中PayPal的股权就价值1.65亿美元。

然而他却并未满足,反而开始了一场“豪赌”。他将自己几乎全部的继续都投入到了此后创办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和电动汽车特斯拉中,而他的人生也就此开始经历各种大起大落。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马斯克也迎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他的火箭三次发射都失败了,数千万美元的投入化成爆炸后的大火球,研发成本过高的特斯拉也濒临破产。

2009年,奥巴马和朱棣文参观特斯拉工厂,特斯拉也成功获得美国能源部4.65亿美元的低息贷款,这让濒临破产的特斯拉暂时送了一口气,但马斯克的账面仍不充裕。

2010年6月,特斯拉终于在纳斯达克上市,成功完成IPO,净募集资金约1.84亿美元,特斯拉的资金问题终于得到解决。2011年,马斯克坦言,将所有的未来赌在火箭和电动车上很冒险。

此后,随着2012年特斯拉首款电动跑车Model S的正式交付和2013年特斯拉宣布首季度开始盈利,特斯拉的股价大涨,一时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但自从特斯拉推出了价格更低的电动轿车Model 3,特斯拉却又陷入了新的泥潭。

一方面,Model 3的量产成为特斯拉的最大难题。为了提高产量,特斯拉工厂对员工要求苛刻,一度被称为血汗工厂。另一方面,持续不断的投入也使得特斯拉开始不断亏损,成为华尔街空头们做空最多的股票之一,股价大起大落。马斯克本人则一直在Twitter上与对该公司持有怀疑态度的投资者进行舌战。

2018年8月,由于在Twitter上泄露了对特斯拉的私有化计划并最终因资金问题取消,马斯克被美国证监会(SEC)起诉,指控其有意误导投资者,从而禁止他在美国上市公司担任高管或董事。9月,马斯克和SEC达成和解,被迫辞去董事长职务,并被处以2000万美元罚款。

2019年以来,尽管特斯拉的Model 3交付量一再创纪录,却一直未摆脱亏损困局,而马斯克为了降低成本,也终于来华建厂。如今,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接近完工,特斯拉的量产问题终于有所缓解,但特斯拉何时能够摆脱亏损困局仍未可知。

同样遭遇危机的还有何小鹏和他的小鹏汽车。

何小鹏曾于2004年创立UC优视公司,后被阿里40亿美元收购。2017年8月,何小鹏从阿里巴巴离职并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董事长一职。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何小鹏以13亿美元财富排名第1717位。

今年7月中旬,小鹏汽车推出了价格更低续航更长版的2020款小鹏汽车G3,遭遇老车主强烈质疑。起初,何小鹏在微博进行了道歉并给出了补偿方案,却并未见效。而后就发生了小鹏汽车的车主在北京、广州等地维权的情况,小鹏汽车的口碑一时间面临巨大危机。

最终,小鹏汽车给出了“三年六折置换保值权”或“价值万元积分”的二选一补偿方案,事件才算平息,但仍有很多老车主对最终的补偿方案并不满意。而何小鹏的微博也在维权事件后停更了20余天,新微博下仍有不少老车主抱怨甚至谩骂。显然,经此一役,小鹏汽车的口碑还是有所受损。

“造车比互联网创业的难度,真的不止高十倍,我认为要高一百倍。” 小鹏汽车创始人兼CEO何小鹏曾如是说。从造车者们的经历来看,此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