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车被曝“内乱江湖”:原销售VP势力引发内斗 贪腐频发 默许手下刷单

2019-03-10

人人车的日常经营还在持续着,被裁员工的维权路途也在一直行进着。

一路高歌猛进的瓜子,让处于窘境的人人车更显尴尬,因裁员激起的余波犹在。在铅笔道报道人人车“拷贝”瓜子运营模式当日,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正逢其时宣布完成15亿美元D轮融资。

在人人车员工眼中,其被逼退居后方战线,不仅受到外因掣肘,内因乃是溃堤之蚁穴。

曾在人人车工作的员工余明向铅笔道表示,人人车走到如今地步,被瓜子乘胜追击,其中部分原因是管理层内斗严重,裙带关系致使组织能效低。

维权员工们透露,原销售VP安某系阿里中供前员工,他及其部分部下,由瓜子二手车跳槽至人人车,不仅照搬“瓜子模式”,还织起了内部关系网。安某干涉廉政的处罚,罩着其手下的“自己人”触碰监管红线,软处理或不处理。

他逐渐分削了人人车联合创始人赵某手中的实权,依附于他的城市经理或大区经理,贪腐、违规现象频频,但创始人团队妥协了他们的“刷单业绩”,只因迅速累积成交量以展开新一轮融资计划。

“不是人人车的员工不能干活,是因为干了活,捞不着好处。由于裙带关系,普通员工的输出与薪资并不匹配。”余明如此“回应”人人车创始人李健所言的“员工没有尽职尽责”。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3月1日,李健称人人车招募的合伙人已破千人,并大肆庆祝。日前,车好多集团再有动作,高调收购PP租车,并将其更名为“瓜子租车”。曾双蚌相争,今人人车可还有翻身之势?

在维权员工余明(化名)看来,人人车衰落和内部混乱脱不了干系,管理层内斗若不及时加以整治,难以重建。

他认为,这皆因原销售VP安某而起。安曾供职于阿里中供,后进入瓜子。2017年10月,他跳槽至人人车,从老东家顺道带了人,随即架空了联合创始人赵某的实权。自此,人人车的组织架构裙带关系严重。

许是局势逐渐失控,李健又挖来了高人。2018年1月5日,人人车宣布阿里中供前高管刘某加盟人人车,任首席运营官。据称,李健亲自前往杭州“五顾茅庐”,耗时三个月,才将他请来。但余明爆料,刘某为滴滴创始人程维的朋友,实质上是资方滴滴空降的高管,为掩人耳目,才有此“五请”传言。铅笔道对此向滴滴方求证,其未给予官方回复,但一位接近滴滴和人人车的人士称,这是无稽之谈。

人人车增添臂膀后,以线上+线下运营的双超车模式行进,急追瓜子。余明称,刘某的入驻,剪断了原销售VP安某一手织起来的附属圈层网。他将城市经理“一手遮天”的权力分散,评估、销售、售后各增设一名负责人,削减了原有组织架构管理层的掌权范围。

但这依旧未能击碎安某早已建立起的稳固城墙。有靠山的城市经理仗势把服务费直接揣腰包里,明目张胆贪腐,且以“造假”的注水业绩涨薪。“普通的城市经理薪资7k+7k~1w+1w,有关系的可能1.5w+1.5w。元老级的大区经理2w+2w,安的人4w+4w。”这令余明不平。

“4w+4w”是指安的“党羽”底薪4万,绩效提成4万,这样的小道消息常常流传于员工们的口耳之中。余明认为,他们名义上是因业绩好而所得多,实质上所谓的能力根本无法认定,黑单无处可查,借着安某的光,相互徇私舞弊。普通员工一旦触及监管红线,譬如刷单,会被处以开除处分。安的同僚例外,软处理或不处理。

余明透露,江苏省某市的城市经理,有明显的刷单行为,即便有着违规违纪的“前科”,依然能从销售主管直升为城市经理,且是带病提拔。无独有偶,去年4月,四川省某市的城市经理私占服务费,但其行为最终被解释为刷单,仅扣除了2000元绩效以示惩戒,此前的硬规“刷单即开除”并未实施。

如此双标的处理方式令余明心寒。“裙带关系毁了这个公司。安某的老人处理不掉,业务团队人心溃散。”在他看来,安某与廉政合规部负责人走得过近,纵容手下人为了一己私利,大肆破坏既定规矩。近日,安某已从人人车离职。

铅笔道记者收到维权员工提供的证据显示,廉政合规部负责人指示下属但凡处理了人,多与上级汇报,且表示这是创始人团队的旨意,他们为筹备三月份的大战,对走偏了的业务线有所妥协。

上行下效的内部架构,假以时日就会被蛀蚁腐蚀,人人车或源于此渐入颓势。

铅笔道对此番裙带关系消息与人人车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对方回复了邮件,但并未对以上信息做出正面回应。邮件称,他方正在检索网上涉嫌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的文章,并将陆续采取维权措施,希望铅笔道遵照律师函的要求,立即删除侵犯人人车商誉、名誉的文章。在此基础上,他方才愿与铅笔道建立正常的沟通采访机制。

内忧外患,四面楚歌

“人心都是逐利的,员工普遍为了补贴刷车交量。”余明称,人人车为快速获取下一轮融资,拿到漂亮的数据成绩单,给客户提供补贴,对员工刷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员工窥见利润空间,发觉有利可图,收车时压价,从中赚取“补贴”差价。

譬如,以10万收的车,八九万就转手了。10万块的二手车本就没有更多利润空间可言,只能降价售卖,而员工未必会老实巴交把钱真的补贴给客户。此外,因管理制度存在诸多漏洞,员工通常不通过平台私自交易,从中赚取的差价一单可达3万。

余明认为,李健强力推行合伙人制度,就是为了彻底粉碎员工私下交易造成的“飞单”现象。销售人员处在交易中的末端,直接触及买方卖方,存在管理难度。瓜子能够做到收支平衡,但人人车先天贫血,能力不足。“公司只能卖流量,挣流量钱。这相比传统二手车的售卖模式,没有任何进步。”在他看来,模式转变后,交易环节增多,交易效率降低,平台主要从合伙人身上“揩油”挣到流量费。

飞驰的车子遇障,不急刹,反加油。或许油箱引燃之时,才是车轮制动之日。即便种种内因成为行车前方的拦路虎,可见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在部分维权员工眼中,人人车走衰,是因其一直“克隆”瓜子二手车的发展模式,邯郸学步,反而丢了原先自有的优势。

其一,线下扩张盲目使力。人人车为与瓜子抢夺城池,先发制人,拿到滴滴的注血资金后,将此前遍布四五十城的线下领地快速扩至上百城,整整翻了一倍。后因资金吃紧,只能忍痛砍城。

其二,早期不重视广告,并未迅速沉淀市场,给了瓜子可乘之机,后脚只能跟着任性砸重金。据悉,瓜子二手车的广告市场投放每年可达10余亿量级,人人车若不等量投放跟进,将会影响品牌自有流量。西安的维权员工透露,人人车近年来的月均广告投放至少上亿。

其三,李健曾扬言的C2C模式,实质有大量车商伪装成个人用户潜藏其中。据余明透露,车商占比不止西安员工此前所言的四成,甚至达到六七成,他能看到全国的数据。人人车为追赶对手走了捷径,默许车商入驻,除了受二手车交易市场环境所迫,还有着快速成交刷量融资的私心。

其四,东施效颦的保卖模式,规章制度不完善,受制于人情、战略的销售管理制度难以执行。“车贩子”们常年把守平台,可拿到第一手最优车源,真正的个人消费者,往往只能望而却步。重资产模式下,“保卖”的高成本、高库存风险袭来,资金链岌岌可危,斩仓保命在所难免。

深究其下行之因,或许还是源于“瓜子帮”高管的战略方向。安某手下的得力干将曾为瓜子二手车一分公司的评估主管,在安的关照下,先后任职人人车的VP助理、西大区评估总监。他将老东家瓜子现成的内部培训文件直接照搬用于新东家,只把封面稍作了修整,内页“瓜子二手车”字样清晰可见。

亦步亦趋的行进方式,未能保全李健曾一手打下的江山。或许于他而言,这还不是终局,人人车并未完全沉浸海底,新入局的上千名合伙人会是悬浮着的救命稻草。但即便有滴滴牵线,捆绑成利益共同体,其每日能“供应”的销售线索恐难覆盖千人。

内鬼难防,外敌难挡,人人车四面楚歌。

除近期怒刷存在感的瓜子外,它还需面临优信二手车、淘车、大搜车等劲敌的夹击。比起输血,更需造血。

据36氪报道,大搜车CEO姚军红曾透露,中国二手车商零售毛利率较低,销售均价15万元左右的二手车商平均毛利率约为5%。同时,因受新车竞争加剧的影响,近一年内比例在持续下降。

优信二手车2018年公布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2017年的总营收额为19.51亿元,同比增长136.7%,净亏损约为27.48亿元。其中,销售和营销投入达22.03亿元,占同期总收入的112.9%。已在海外上市的优信都在遍地流血,留给人人车自救的时日不多了。

C2C模式本为人人车首创,但运营工作量极大,用户体验和交易效率都不能得到保障。李健依据局势推出的合伙人制度,或许真能将人人车拯救于水火之中。

他曾公开表示,多数二手车平台的规模会在今年壮大,但整体看还没到拐点。“我希望人人车是第一个真正把商业模式走出来的平台。”有媒体报道,2018年下半年,人人车已在杭州等17城进行了新战略试点,“种子合伙人”将享受人人车的多项扶持政策。被裁员工的维权群中,有人表示,愿意接受李健提出的合伙人模式,继续与人人车合作。

余明透露,人人车在去年7月总员工人数约为1.05万人,12月随着互联网裁员潮开启第一波裁员,给予了被裁员工N的补偿,余下6000多人。春节过后,新一轮裁员闹得满城风雨,李健全线砍掉扩张的城市,当前总员工人数已不足1000人。“除北京总部外,每个城市最多留下一个渠道经理,负责协调公司和合伙人的关系。”

有在职员工声称,人人车并未足额缴纳他们的社保和公积金,依旧施以软手段逼迫残留的“钉子户”签署离职协议;有维权员工透露,他们未能拿到如意的赔偿,正备足了证据,与人人车仲裁,一战到底。一名沈阳的维权员工透露,当前人人车给出的其中一个赔偿方案为按平均工资N+1分三个月给齐,以4:3:3的比例分别于3月底、4月底、5月底发放。

人人车的日常经营还在持续着,被裁员工的维权路途也在一直行进着。